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谐理财

价值选股+趋势持有=平和心态

 
 
 

日志

 
 
关于我

投资靠得不是技术也不是胆量,而是眼光和温文而雅的性格,靠得是大智若愚的耐心以及佛家的脱俗心境。

网易考拉推荐

熊市悲情录:那些江湖上“最后的多头”  

2008-12-01 09:09:25|  分类: 股市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
      
        
         他们在经历6100到1600的惨烈下跌之后,仍然坚持持股,不离不弃,这是什么精神?这就是A股市场最后多头的精神!
      
        
        江湖上那些最后的多头们,充满着悲剧色彩。
      
        
        光大保德信说:“市场不可能永远跟我们走在一起”,幸运的是,他们没有说:“我们永远不可能跟市场在一起”。
      
        
        中邮基金说:“现在肯定要高仓位”,但是,他们做的,似乎宣称“我们永远要保持高仓位”。
      
        
        至于QFII马丁居里,看起来更像一匹迷途的老马。他们用事实证明,生活中总有失败者,哪怕它是QFII的一员也不例外。
      
        
        但斌,这位股神巴菲特的中国忠实学徒,他看上去希望与万科和贵州茅台厮守终身,遗憾的是,牛市如同爱情一样短暂,只有两年的保鲜期。人们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是我们总不能让自己的爱情死无葬身之地吧?选择坚守,也许是为追随巴菲特的信念找一个最终的藏身之所。
      
        
        还有万科的刘元生,泛海建设的黄木顺、阳光股份的王崇九,他们则愿意毫不吝啬地用大笔的金钱来捍卫自己的理念。
      
        
        没错,谈到这些时我们不免带着些戏谑的口气,但是,对于这些坚持自己理念,毫不动摇的人们,我们在戏谑之余内心深处仍然有一丝的尊敬。最起码,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跟他们相比,市场上有太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
      
        
        在A股市场,有这样的一个群体,虽然熊市带来的“深寒”已经笼罩A股,但是牛市的余温仍然让他们难以忘怀。
      
        
        在悲观气氛笼罩的A股市场,曾有好事者在今年6月12日在论坛上发出了一份名为《敦促股市最顽固的多头残余部队投降书》的檄文,此文目的虽然只是博君一笑,但是“多头主力于是日全军覆没,QFII兵团已沽空仓惶出逃,大多数机构投资者和基金们,已在上周就连续四天向我方投诚”,文中的类似这些表述却道出了当时市场环境对于多头的不利。
      
        
        这一檄文发表时,市场对“大小非”的担忧还未散去,通胀接力成为市场担忧的焦点,但是彼时多头还有着最后的寄托——在他们的眼中,中国经济形势仍是一片大好。但是一晃又过去了5个多月,其间国际形势风云激荡,次贷危机变成了金融海啸并朝着全球的经济危机演变。A股市场也继续朝着不利多头的方向变化,6月12日当天开盘,上证指数尚有3024.24点,但是随着世界形势的演化,上证指数最低时也已经跌至1664.93点。
      
        
        但是此时的市场上仍有一些无所畏惧,或者说从不畏惧的投资者,我们姑且将他们定义为“最后的多头”。
      
        
        光大保德信:市场不可能永远跟我们走在一起
      
        
        为牛市而生,却遇上熊市。这正是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基金的写照。
      
        
        “量化核心是我们公司的股票型基金中风险最高的,基金本身承受了几乎90%的系统风险。市场涨时,我们涨,市场跌时,我们也要跌。我们希望投资人清楚我们是一个高风险、跟市场联动性非常高的基金。”
      
        
        从基金契约来看,这是一只为牛市而生的基金,根据基金合同规定,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的股票基准仓位为90%,其允许上下浮动范围为5%。也就是说,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的股票持仓范围为85%—95%。
      
        
        对此,光大保德信副总经理兼首席投资总监袁宏隆表示:“量化核心是我们公司的股票型基金中风险最高的,基金本身承受了几乎90%的系统风险。市场涨时,我们涨,市场跌时,我们也要跌。我们希望投资人清楚我们是一个高风险,跟市场联动性非常高的基金。”
      
        
        这只为“牛市”而生的基金,瞄准的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势头,“当初在成立这只基金的时候,我们深信能跟中国高速的经济成长一起成长。我们的定位就是基本上是满仓操作,我们是择股不择时的。”袁宏隆说。
      
        
        此期间,量化核心一直都坚定不移地执行“多”的使命。从2007年中期开始,其仓位一直保持在90%以上,其中,最高峰为今年中报披露的92.989%,今年三季虽然有所回落,但仍不减多头本色,维持在了90.16%的高位。
      
        
        光大保德信公司旗下的其它股票型基金,三季度仍然保持了80%的股票仓位。
      
        
        除此之外,光大保德信旗下基金的换手率是偏低的,其中,量化核心2008年中期的交易周转率更是低至50%。低换手率、高仓位的光大保德信,是个“真正顽固”的多头。
      
        
        对此,袁宏隆解释道:“我们以定量为主,定性为辅来选择股票,不会因为某一个板块在某个时间段里面表现不好就去改变投资风格,不会变得特别激进也不会变得特别保守。”
      
        
        “我们的选股方法是不会改变的,因为我们看的是估值和盈利增长的幅度,长远来看,这两者才是驱动股价的主要动力。平时的一些杂音影响到国内市场,这是我们没有办法控制的。”
      
        
        这种策略,让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一直执着于金融股,痴心不改。
      
        
        量化核心三季报显示,金融股的行业配置比例高达40.30%,集中度之高在基金业内也比较少见。其中,三季度末前十大重仓股中共有8只金融股(中国人寿(601628.SH)、中国平安(601318.SH)、工商银行、民生银行(600016.SH)、建设银行、招商银行(600036.SH)、深发展A、华夏银行(600015.SH)。
      
        
        袁宏隆认为,以今年的盈利看来,现在很多的银行市盈率都是个位数,银行股基本上是不贵的。从估值水平和盈利增长速度来看,银行股还是具有投资价值的。
      
        
        而今年以来国外大行的纷纷倒下,并不影响光大保德信对它的情有独钟。“中国银行对外开放程度不高,所以没有过多受到“有毒资产”的影响。”袁宏隆表示。
      
        
        作为这个市场最执著的拥护者,光大保德信曾经分享了牛市与金融行业的繁荣带来的美好时光,但是,今年以来经济形势的突变,让光大保德信2008年注定黯淡。
      
        
        “我们对于原来中国上市公司的盈利增长幅度是过于乐观了。”袁宏隆坦言。
      
        
        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基金三季度末净值增长率为-56.29%,跌幅居第二位。截至11月27日,今年以来,量化核心的回报增长率为-63.14%,位列统计的119只基金中倒数第六位,光大保德信旗下的难兄难弟们也不遑多让,光大红利为-59.16%,光大增长为-56.82%,光大优势为-55.70%。
      
        
        面对即将来到的年终排名,在仓位决定净值的今天,量化核心排名倒数已经几成定局。
      
        
        但顽强的多头意志同样顽强,“但是我们是不来抱团取暖这一套的。我们还是要根据基金的投资理念来操作。”袁宏隆说。
      
        
        中央各种组合拳连环出击下,一些行业出现交易性机会,一些基金难免闻风而动,须找结构性投资机会。
      
        
        光大保德信还是那个光大保德信。
      
        
        “外生影响的变化太大,不知道下一个发生的事情是什么,加之产品价格下跌得太快,使得我们对于盈利增长的幅度变化没有把握。我们只能看公司的市净率,再配合看其盈利增长趋势。所以未来我们的投资策略转变应该不大。”袁宏隆说。
      
        
        其对于银行的钟爱也是一如既往。在11月26日央行宣布大幅降息之后,市场对银行的未来发展反应不一。但袁宏隆表示:“我们认为降息对银行的影响是好的,因为降低了存款准备金率,增加了银行的放款能力。我们认为量的放大上面多多少少可以弥补利差上面的降低。”
      
        
        但是,市场的反应则没有这么乐观,11月28日收盘,银行板块跌去5.21%,跌幅达所有板块之首。
      
        
        袁宏隆表示:“我们曾经也有过很好的成绩,但不可能永远都好的,市场不可能跟我们的投资风格永远走在一起的。现在是比较艰难的时期,这种过渡时期我们必须要捱得过去。”
      
        
        基金的客户则未必捱得过去了,眼看着基金资产净值直线下降,客户开始用脚投票。
      
        
        “最近市场跌幅这么大,对于投资人来说还是不容易接受的。”袁宏隆说,“但我们资产规模最高时达到300多个亿,根据我们资产规模来说,赎回比例是比较小的。”
      
        
        有数据显示,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基金上半年赎回33.58亿份,赎回量排名第8。
      
        
        中邮核心:“现在肯定要高仓位”
      
        
        高换手率不再,高仓位的彪悍作风却不改。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中邮核心优选一直维持在90%左右的高仓位,虽然三季度略有减仓,也维持在89.76%的高位上。
      
        
        相对比低换手率、高仓位,重仓金融股的光大保德信而言,中邮系的两只基金中邮核心优选基金、中邮核心成长基金,则是完全不同的风格。
      
        
        “高仓位、高换手率、高分红”是前任投资总监彭旭时代的中邮的格言。在2007年的大牛市中,快进快出,四处伏击的猛人打法获得了巨大成功,中邮基金在2007年成为一匹横空出世的大黑马。
      
        
        但是具有高股票仓位特点的中邮基金,与A股市场具有极高的相关度,在单边上涨的牛市其业绩是傲视群雄,但是在震荡市,却是如同惊涛骇浪,大起大落。
      
        
        2007年12月31日,中邮核心优选基金还曾以193.98%的累计收益率,位列111只同类基金的榜首,但到了2008年9月30日,该基金在今年以来147只同类基金中的排名,已跌至倒数第3,净值下跌55.61%。
      
        
        面对净值的惨谈下滑,中邮基金也不得不改变高换手率的生猛作风了。
      
        
        “高换手率是以前的事了,现在已经不搞了。”中邮相关负责人表示,“以前是因为基金规模小,不得不采用高换手率的做法。现在规模大了,也就不需要了。”
      
        
        高换手率不再,高仓位的彪悍作风却不改。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中邮核心优选一直维持在90%左右的高仓位,虽然三季度略有减仓,也维持在89.76%的高位上。
      
        
        “现在肯定要高仓位,因为我们觉得市场已经基本见底了。”上述中邮相关负责人表示。
      
        
        中邮之所以被赋予生猛的形容词,与其高的行业集中度、高股票集中度的特点是分不开的。三季报显示,中邮核心优选的重拳押宝制造业,行业配置比例达到29.20%。
      
        
        “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可供选择的品种比较少,集中反而更安全。”上述中邮相关负责人表示。
      
        
        “风险高低是看判断力的。如果你确实把一个公司看得很透了,就不存在风险可言了。如果没有看到这一点,就算是做分散投资,也是高风险。” 上述中邮相关负责人的话语里难掩自信。
      
        
        面对后市的诸多变动,上述中邮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的策略即便调整,幅度也不会很大的。”永远的多头再一次显现顽固本色。
      
        
        QFII马丁居里:一匹迷途的老马
      
        
        虽然发源于美国的金融海啸已经横扫欧美的金融机构,一些QFII重仓股已经看不到QFII的踪影,但是马丁居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却依然位居不少个股的十大流通股东之列。
      
        
        在今年A股的爆跌中,QFII的嗅觉相当灵敏,今年以来,QFII明显收缩了战线,以深天马A为例,深天马是最多QFII进入的个股,今年1季报显示马丁居里投资管理公司、摩根斯丹利、汇丰银行、瑞银、美林、雷曼兄弟以及荷兰银行7家QFII都进入了其十大无限售股东之列,持股数量高达1140万股,占到公司流通股本的8.3%,但是到了中报时,就只剩下马丁居里投资管理公司、摩根斯丹利、瑞银和雷曼兄弟四家,到三季度时,QFII全部淡出十大流通股东之列。
      
        
        虽然马丁居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选择了收缩深天马的投资,但是跟其他QFII比较,马丁居里投资管理公司却是明显进取很多。
      
        
        截至今年三季报,马丁居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依然活跃在铁龙物流、横店东磁、东力传动、太极集团、华联股份、隧道股份等个股上。这些个股都是今年一季度QFII的重仓股,但是不少QFII同盟都已经撤出,但是马丁居里投资管理公司却依然故我。
      
        
        马丁居里投资管理公司2005年10月25日获得1.2亿美元QFII额度,它为市场所熟知是因为跟南宁糖业的官司。
      
        
        6月中旬,南宁糖业发表公告称要起诉马丁居里有限公司以及其下属两家公司,要求追讨违规减持收益,此案涉及金额达到3960万元。
      
        
        除了牵涉此案可能需要支付赔偿外,马丁居里投资管理公司也要为自己在A股的激进投资承担损失。
      
        
        以铁龙物流为例,2007年年度报告显示,马丁居里投资管理公司持有775.51万股铁龙物流,当时与其一同进入的还有美林、汇丰银行以及荷兰银行,但是到了三季报时,原有的盟军均已经撤出,十大股东中QFII只有新进的法国巴黎银行,但是马丁居里投资管理公司的持股比例并没有太大变化,持股数量则因为转增股而增加到930.61万股。但是这部分股票的市值已经从年初的1亿元跌至三季度末的5673万元,市值缩水了44%。
      
        
        在A股的大跌中,马丁居里投资管理公司的损失并不仅仅是在铁龙物流这一单只个股上,横店东磁、东力传动、太极集团、华联股份以及隧道股份今年以来的跌幅同样巨大。
      
        
        虽然损失不小,但是马丁居里投资管理公司至少做到了言行一致,在A股处于6000点的巅峰时的2007年10月,马丁居里主管中国市场的基金经理庄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其A股仓位高达是14亿-15亿美元,而谈及泡沫时,庄明更是表示虽然A股涨这么多,但是公司的赢利情况还是非常强,因此不觉得中国市场有泡沫。
      
        
        当A股从6000点跌至2000点一下,一路做多的QFII还能坚持多久?
      
        
        但斌:艰难的巴菲特之路
      
        
        在股市下跌中,但斌总通过博客将自己的想法一遍又一遍地阐述,但是又不断引来各种各样的质疑。
      
        
        “在换手率以周计算的中国股市,我们的做法的确有些另类,但请你保持一颗宽容的心,让我们坚持自己的风格和自己理解的投资方法,我相信我们会有未来!”在博客中,但斌祈求获得宽容。
      
        
        因为坚持长期投资,东方港湾的董事总经理但斌总会被人跟巴菲特联系起来,并且有人将他成为“中国巴菲特”。
      
        
        基本上业内人士都知道但斌最爱的股票是万科和贵州茅台。
      
        
        但斌对于万科的喜爱常常溢于言间,2007年10月9日,但斌在博客中回复一位人士时感叹“每十年能找到一只万科,我愿已足”。
      
        
        同时他也信心十足地表示,“我在万科市值100亿左右重仓万科,建仓前已经研究了三年。万科的好我知道的很多,万科的不足我比多数人也知道的多一些”。
      
        
        在这篇回复中,他给出了他心目中的万科的估值,“万科若不分红,估值结果是71.25元”。
      
        
        10月9日当天万科A的收盘价是33.21元,其后万科A还一路走高,最高触及40.78元,但是距离71.25元的目标价非常遥远,但是40.78元已经是万科A股价跟但斌的目标价最接近的时候,其后越走越远,截至11月27日收盘,万科A股价仅为但斌目标价的约1/7。
      
        
        贵州茅台同样是但斌的最爱,但斌曾经历数其曾经买卖的个股,但是他透露“从来没有卖出过的是茅台等企业”。
      
        
        但是贵州茅台同样无法抵挡A股大跌的影响,在今年1月15日创出230.55元的历史高价后,贵州茅台的股价也掉头向下,甚至一度跌破百元,截至11月27日收盘,股价收于103.37元。
      
        
        但斌的长期投资理念为他在2007年获得巨大的声誉,但是也在2008年给他带来巨大的压力。
      
        
        在2008年6月24日写就的《投资的难题》一文中,在谈及一直坚持长期持有万科A的个人投资者刘元生时,但斌说出了很多资产管理的人所共同要面对的苦恼。
      
        
        “刘先生在万科上的投资用的是个人的钱,他只要说服自己就可以坚持,但假如是‘刘元生资产管理公司’(模拟名)持股,而且能够随时买卖,这个公司应该怎样操作?‘刘元生资产管理公司’(模拟名)的决策者,(忽略掉无数次中小型的市场波动)当然希望能做到(之前黑市交易的两次大的波动不算)在1993年1月将万科在36.70元时卖掉,等到1996年6月的3.19元时再买入,然后持有到2001年4月的15.83元卖出,等到2005年7月3.12元再买入,然后2007年11月40.78元卖出,2008年6月24日9元再买入。这是一个最理想的皆大欢喜的资产管理公司的运作模式,挑选一个最具竞争力的公司,在上面进行‘价值+价值投机’我在1992年开始从业,到今天已经16年,我从来没有听说任何一个机构做到了‘价值+价值投机’比刘元生先生出色。如果有,当然希望有人能告诉我。”
      
        
        在股市下跌中,但斌总通过博客将自己的想法一遍又一遍地阐述,但是又不断引来各种各样的质疑。
      
        
        “在换手率以周计算的中国股市,我们的做法的确有些另类,但请你保持一颗宽容的心,让我们坚持自己的风格和自己理解的投资方法,我相信我们会有未来!!!”在博客中,但斌祈求获得宽容。
      
        
        最牛散户今何在?
      
        
        万科的刘元生,泛海建设的黄木顺、京东方B的黄映彬、阳光股份的王崇九,这些名字在2007年的牛市中被市场所追逐,截至10月31日上市公司的三季报公布完成,这些名字仍赫然在列,但是投资者的目光已经被各种利空消息占据,这些名字已经淡出人们的视野。
      
        
        在A股历史上,刘元生是一个应该被铭记的名字。
      
        
        10月28日,万科的三季报公布,刘元生的名字依然毫无悬念地出现在十大股东之列,虽然这样的情形已经延续多年,但是去年11月至今万科A的大跌也算是对刘元生的一次考验。
      
        
        万科A的股价在2007年11月1日达到40.78元的历史巅峰后就开始了自由落体,截至11月27日收盘,万科A的股价复权后计算也仅为巅峰时股价的28%,刘元生持有万科A股的市值也因此从最高峰时的33.7亿元跌至9.4亿元,刘元生用24.3亿元的真金白银证明了自己对于王石的信任。
      
        
        如果说从万科上市到2006年这16年,刘元生对于万科的坚定不移有着股权被限售的原因,那么2006年之后刘元生的继续坚持则令人动容。
      
        
        万科董秘肖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透露,刘元生是早在1988年12月末万科正式向社会发行股票时就已经进入,最初万科股票发行不畅,因此和王石有私交的香港商人刘元生得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特许,用外资身份开设的A股账户购买了万科360万股原始股。
      
        
        其后刘元生也在二级市场增持,因此,坊间估算刘元生的对万科A的持股总成本约为400万元。其后刘元生一直坚持持有这部分股权,通过不断的送股、配股等,到2006年底,刘元生手上的万科A达到5845万股,位居万科第四大股东,按照当时的股价计算,这部分股权的市值已经高达9亿元。5845万股中,有5147万股是在2006年12月5日因股权分置改革锁定期结束而获得解禁的。
      
        
        在股权分置的时候,由于不能在二级市场流通,小股东坚持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权并不罕见,但是刘元生在持有的万科A全部流通之后,面对着股价的暴涨暴跌,却仍能够不舍不弃。
      
        
        但斌对于刘元生推崇之意溢于言表,在《投资的难题》一文中,但斌感慨,“2008年6月24日的此刻,似乎已经没有多少人再愿意提起刘元生先生,而刘先生本轮在万科上的财富也从高峰期的约33.65亿,下跌至13.13亿。当然,他并没有在王石变‘王10’(王石此时深陷汶川大地震的‘捐款门’事件)的过程中,有任何抱怨,而是一如既往的像他当初用其400万元支持王石一样,坚定的站在王石一边。厚道有眼光的人,自然会受到上天的眷顾与厚爱。”
      
        
        从言语间可见,但斌与刘元生并无私交,但是他们的人生都因为万科而有了交集,因此在股价暴跌之时也惺惺相惜。
      
        
        但斌在上述的文章中也透露,“2008年6月21日听一个朋友说他太太在刘元生手下工作。刘先生坚持持有万科,他非常信任王石,相信王石先生的持久‘竞争力’”
      
        
        但是刘元生也为所有关注万科A的人留下了一大疑问:当王石退休后,刘元生是否也会撤离?
      
        
        刘元生是A股市场上罕见的案例,而袋中资产“来去匆匆”的并不仅仅是刘元生一个,去年曾经一度风光的散户偶像中,仍在坚持的并不在少数。
      
        
        泛海建设的黄木顺、京东方B的黄映彬、阳光股份的王崇九,这些名字在2007年的牛市中被市场所追逐,截至10月31日上市公司的三季报公布完成,这些名字仍赫然在列,但是投资者的目光已经被各种利空消息占据,这些名字已经淡出人们的视野。
      
        
        网上资料显示,黄木顺为潮州人,拥有澳大利亚国籍,是中国最早的一批股民。黄木顺在资本江湖上曾有“地产巴菲特”之称,因为他看上的主要是地产股。
      
        
        让黄木顺声名鹊起的是在泛海建设上的投资,2006年中报中,黄木顺首次出现在泛海建设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持股数量为694.29万股。当时,泛海建设的股价只有6元多。此后,黄木顺一路增持,2006年底为907万股,到2007年中报时,黄木顺已成为泛海建设第一大流通股股东,持股数达到1438万股。2007年三季度,黄木顺的持股进一步增加到1953万股,也正是在2007年的9月25日,泛海建设的股价最高涨至71.3元,这时候黄木顺手上持有的泛海建设股票市值高达14亿元。2007年四季度,虽然泛海建设股价已经下挫,但是黄木顺依然不断加仓,截至2007年末,黄木顺持有2341万股泛海建设,当时市值为10.65亿元。至此,黄木顺的主动吸纳结束,但是虽然股价不断下跌,黄木顺却没有抛售,截至今年三季度末,黄木顺手中持股在转增后股份数量涨至4739万股,但是至三季度末市值却缩水至2.86亿元。
      
        
        在漫漫熊途中,坚定的守候总是跟巨亏形影不离,持有京东方B的黄映彬从去年年底开始持股数量也基本保持稳定,但是持股市值也从今年1月8日当天的约1.44亿港元跌至三季度末的约3700万港元。王崇九在2007年持续增仓阳光股份,到2007年末,持股已经2338.56万股,占到总股本的4.37%,当时的市值高达3.53亿元,进入2008年,王崇九的持股也基本稳定,但是其市值却被暴跌的股价吞吃到只剩下不到一亿元。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