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谐理财

价值选股+趋势持有=平和心态

 
 
 

日志

 
 
关于我

投资靠得不是技术也不是胆量,而是眼光和温文而雅的性格,靠得是大智若愚的耐心以及佛家的脱俗心境。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巴菲特的风险观和风险控制方法  

2015-09-23 15:57:37|  分类: 投资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菲特在2004年的股东大会上,说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话,这句话揭示了巴菲特的风险观,也透露了巴菲特控制风险的核心原则和手段。巴菲特说:“控制风险的最好办法是深入思考,而不是投资组合。”“真正的风险来自于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两句话合在一起,构成巴菲特的风险观和风险管理原则。

    从价值投资的角度,假如你持有的企业破产了,那么风险就无法回避了,但是巴菲特没有强调风险发生是企业的问题,巴菲特没有指责企业破产使自己陷入了风险,而是强调了投资人所以遇到风险,是因为没有深入思考,从而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巴菲特认为你所以遇到一个破产的公司,错误不在于这个公司,而在于你没有思考、没有研究、没有分析、没有调查,因此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巴菲特将投资人遭遇风险的责任,从客观基本面拉回了主观投资人,巴菲特认为是投资人的自我行为导致了风险,并不是客观基本面的罪过。巴菲特的观点与孔子早年的一句话有同样的含义,孔子问:“如果一个老虎从笼子里出来伤害了老百姓,那么这个错误是老虎的错,还是看管老虎的人的错?”孔子认为老虎吃人是他的本性,真正错误的是看管老虎的人。这与巴菲特认为投资中风险是投资人思考深度不够,没有提前预判企业基本面的未来变化的观点不谋而合。

    基本面的未来变化,如果投资人能够通过深入思考提前预判,哪怕这个公司真的破产也伤害不了投资人。大约上世纪的90年代,两房一度是巴菲特的主要股票,然而金融危机暴发前几年,巴菲特一股不留清空两房。金融危机暴发后,两房几乎陷入破产的境地,大量的两房持有人几乎亏掉了全部的投资。巴菲特却于几年前全身而退,亏急了的人们开始指责巴菲特,认为巴菲特从两房的提前退出是靠内幕消息,以至于美国临管机构对巴菲特进行了调查。巴菲特在解释自己为什么从两房退出的原因时说:“基于自己的研究和分析,两房的收益水平不符合其所在行业的一般情况,因此包含着某种潜在风险,基于此自己退出了两房。”靠深入研究巴菲特历史性避免了两房崩溃的风险。巴菲特能在两房崩溃前先人一步避免风险,完全靠分析和研究,通过深刻研究形成了对没有发生的潜在变化的提前预知。

    在这个案例中对投资人造成伤害的并不是企业基本面的恶化,而是你有没有在企业基本面恶化前提前预知。从这个意义上讲风险完全是投资人自己的所做所为导致的,当基本面变化发生时,能不能对投资人造成伤害?完全决定于投资人对这个风险是否有预先的判断,一切使投资人受伤害的风险,都是因为投资人没有预判到基本面的变化,没有预判到的原因是思考的深度不够,调查研究的工作不到位。结论是投资风险来自于投资人而不来自于客观的基本面,过往流行的观点总是认为投资人遇到了风险,是基本面害了投资人,而不是投资人没有识别到基本面的风险。

    2008年,如果有一个人同时持有中国平安和伊利,这个人恐怕就非常倒霉了,那时伊利股份三聚氰胺危机暴发,股价跌60%,中国平安海外投资巨亏,股价飞流直下。非常不幸,当时这两个公司都是我的主要持股,在危机发生后,所谓的风险暴出来的时候,我基于长期思考和研究,很快形成一种明确的认知,中国平安的巨亏是一次性的投资损失不可持续,这个一次性损失相当于富人家失火,烧毁只是几间房子,这个家族创造财富的能力并没有受到伤害。而三聚氰胺打击下的伊利股份,也不会长期受到影响。我没有乱,更没有卖出,我所以没有乱是因为我做了大量研究,知道企业的基本面很健康。另一个事件是近期在茅台无端受到反腐败的攻击,股价在基本面未发生衰退的情况下,下跌60%,每一天至少有几百篇看空茅台的报告,最多的时候一个星期有3000篇看空茅台的媒体报导。但是在这种气氛下,我始终认为茅台是中国人一种人人向往的产品,你官员不喝老百姓喝,不可想象茅台没有市场,我完全理解不了那么多看空观点,我也完全理解不了那么多主流投资机构他们到底怕的是什么?我也始终看不出来茅台身上到底有 什么危险?反而我认为茅台在反腐败后发展潜力更大了,所以我不仅没有远离而且加仓。

    回想起来以上几个经历事情,当时每一个公司周围都被恐惧所包围,所有的观点都强调这个公司要完了,必须离开。由不得你不相信他们的认知。但这些恐怕引发的巨浪没有把我打翻,真正的原因是,我知道这些公司的客观基本面,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对这些公司进行了深入的思考,虽然我目前还达不到像投资大师那样凭借深入思考预见还未发生的潜在变化,但是如果某种变化发生后,我是能判断是实质风险还是非实质风险,原因就在于我专注有限的领域进行深入风险,深入思考。我从不分散投资,因为分散投资使我对被投资公司的了解深度降低了,从而遭遇风险的机会大幅增加。

    风险来自于投资人的认知深度不足,这一认知被巴菲特揭示后,控制风险的方法随之明确了,投资人要深入思考,要对你所投资的公司有深刻的认知,而且是超越于大众,能够提前预知企业基本面的潜在变化。为了做到这一点,投资人需要专注,需要集中精力在有限的几个自己能理解的公司上,做持续的深入的思考,从而得出超越于常人的提前预知,这是风险控制风险管理的根本方法。巴菲特说控制风险的最好办法是深入思考,因为没有深入思考就没有预判潜在变化的能力,从而也识别不了将要出现的风险。当思考的深度成为风险控制的关键时,为了实现深度就必然排除了广度和多元化,自然法则不可能让人成为N个领域的专家和领先者,成为有认知浓度的专家一样的投资人,必然只能在有限领域精耕细作。逻辑上不存在一个无所不懂的专家,越有深度,越需要集中在有限范围,这是巴菲特能力圈以及巴菲特终身集中投资的根源。不集中就没有有深度的认知,深度创造价值,深度可以预判风险。

    于是,我们就自然能理解巴菲特的后半句话:“控制风险不是靠投资组合。”我在证券公司工作过,参加过好几次考试,教科书告诉你只有分散投资才能避免风险,我当时就觉得这是错误 的,但这个错误学说是教科书上的重要内容。巴菲特的理念与教课书上流行内容完全相反。分散不会创造认知深度,从而扩大了风险,投资组合尤其是分散化的投资组合,实际上是一种自我安慰,一大批你不特别了解的公司构成了一个组合是扩大了未知,从而也就扩大了风险了。

    总结言之,巴菲特的风险观是:没有对被投资公司的深刻理解就是风险,控制风险的方法是集中深入的思考和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